艾滋病 合并丙肝 怎么治?棋错一步,生死两别

360健康

1995年,艾滋病的魔爪伸向只是个孩子的我

1995年的夏天,我23岁,但我在精神上还只是个孩子,因为我还不曾体验过人世间的罪恶与苦难,对未来还保留太多美好的幻想与期待。

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如果有机会能获得一笔钱,无疑会让无经济来源的穷酸少年兴奋不已。清楚地记得,在那些骄阳嗜血的日子,一群穿着白衣的人打着“志愿献 血”的旗号,在我们闭塞的小县城大肆宣传,吸引大批的民众前去以血换钱,没有丝毫犹豫,也不曾考虑后果,我们加入了“献血”的大部队……...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谁也不曾想过,就是那几次献血,艾滋病的种子已被悄悄埋进了我们的身体。在之后的几年里,因为艾滋病,许多年轻的生命就接二连三地逝去了。虽然惶恐,但我很清醒,总有一天,我要面对我是艾滋病人这个事实,但是,生活的重担、对孤独的恐惧让我选择了自我麻醉。

时隔18载,发现艾滋病合并丙肝感染

2013年,时隔18载,我越发感觉身体抵抗力下降,感觉就像一个80岁的老头一样,完全经不起任何感冒的折腾。正月十七,感冒再次发作,我住院了。各种抽血化验以后,医生告诉我,我HIV(艾滋病)合并HCV(丙肝)感染。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因为早就预感到这一天会到来,我心里很平静,像撕开了包扎住伤口的纱布一样,虽然痛,但是能接触到阳光和氧气,倒也轻松了不少。

医 院马上将我的情况报给当地的疾控中心,此时,我不再是一个“黑户”,而是一个登记在案的艾滋病患者。疾控中心的医生开始免费给我治疗艾滋病,我的艾滋病情 得到很好的控制。身体状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想着既然国家能免费治疗,而且只要积极进行抗病毒治疗,身体功能其实和正常人无异,我也就 开始说服自己坦然接受现实。

那段时间里,虽然查出了丙肝病毒,但是和艾滋病相比,着实不能引起人重视,也没想过积极治疗,只是在每次例行检查的时候向医生打探下病情进展。

丙肝病毒疯狂复制,一度让我抑郁

艾滋病情在疾控中心的积极控制下保持着一个良好的态势,但是丙肝病毒却在同时疯狂复制,半年的时间病毒量从1000复制10000000到。而且肝区越发不适,晚上睡觉感觉焦躁不安,难以入睡。白天心情抑郁,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真正让我决定治疗丙肝,源于一次与艾滋病友的聊天。 小青是和我一批的因为95年的献血感染了艾滋病合并丙肝病毒的病友,她未经控制的丙肝已发展成了肝硬化,医生建议她进行肝移植,但是由于本身是艾滋病患 者,无劳动能力和收入来源,借着免费治疗政策尚能保住性命,从未想过治疗丙肝,但是没想到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的不是艾滋病,而是丙肝。

拨开重重迷雾,最终选择出国治疗丙肝

眼见越来越多的同类病友被丙肝困扰,甚至夺取生命,我感觉不能再放任丙肝病毒自由野蛮生长了,治疗丙肝被提上了日程。此时,我却陷入了选择困境。

医院建议我用干扰素,但是因为艾滋病导致了我的很多血液指标异常,用干扰素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和风险,所以我一直不敢尝试治疗。而且据一些权威数据显示,干扰素的治愈率较低,副作用大,容易反弹,一个正常人都无法耐受,更何况是一个艾滋病人。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第一次了解印度丙肝新药还要感谢在河南大量滋生的药贩子群体。因为九十年代不规范采血在河南盛行,导致大量的河南人感染艾滋病和丙肝,也孕育出了一个庞大的丙肝治疗需求市场,“药贩子”在每一个小县城精心“耕耘”,也把最前沿的DAA治疗方案理念带进了这些闭塞的村庄。从“药贩子”口中得知,目前印度有丙肝新药可以彻底治愈丙肝,但是此药还没有在中国获批上市,因此,只能依靠他们暗地里把这些药高价卖给丙肝患者。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不久前,我听说一个丙友在北京某医院医生的推荐下,在“药贩子”处购买了药品(索菲+达卡),吃完后也出现了暂时的转阴,但是一年以后病毒量较之前的高峰值有升无降。而且他在服药期间任何的指标异常都无法获得专业的医学解释和指导,服药期间和结束也无疗效评估和跟踪,这对一个艾滋病人来说,盲目用药无疑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所以,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心一定要谨慎选择,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尽管很多的药贩子向我承诺不要钱,先服药,我也不曾动心----不拿生命冒险,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

吉二代让我重拾生活信心

我开始在网上搜索治疗丙肝的正规途径,说实话,真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让人无从挑选。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但经过大量浏览分析以后,我也逐步确定了选择的标准:

1.必须是国内大品牌机构,大品牌正规合法,因为品牌效应,也会得到更多关注,这些关注的目光是另一种形式的监督,会让非法行为更容易被曝光和制裁。

2.必须是正规的治疗途径。有正规的治疗途径才能保证正规的购药渠道,才能获得正规的药品。药贩子提供的药品无从知晓其渠道来源,也无法亲证药品的成份真实性。对我而言,只有像在中国看病一样,医生开处方、拿着处方在医院药房拿药,才是最让我放心的购药方式。

在众多的机构中,我最终选择了一家满足我要求的机构,也赶上了好时机。当时正值该机构在举办公益活动,报名的患者可以享受更优惠的价格,我欣然选择亲自随团前往印度医院问诊并购药。

之后我严格按照出团要求,做全了11项检测报告,至此,我才知道我是丙肝基因1b型。经过预约医生、提交检查报告、医学翻译翻译报告、办理签证、预订机票酒店等一系列准备工作,2016年11月6日,我顺利踏上了去印度的旅途,经过4天3晚的旅程,我成功完成了丙肝康复之旅。

印度医生根据我的基因分型和各项检测指标,给我开了一个疗程3个月的吉二代,我顺利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在医院药房取到我心心念念的丙肝真药。印度医生叮嘱,必须严格按时按量服药,考虑到我同时需要服用艾滋病药物,为了尽量避免药物的相互作用,他建议我晚上吃HIV的药,早上吃吉二代。

服药第1天到第3天,睡眠质量不见改善,依然焦虑;

服药第3天更是一晚没睡,辗转反侧;

服药第4天,失眠改善,但是依然头痛头晕;

服药第7天以后,全身轻松,能吃能睡,心情也轻松很多。

随着身体状况的改善,我的心情也敞亮许多,对未来又有了新的期许

丙肝病毒转阴,我决定做个快乐的艾滋病人

服药第1个月后,我的丙肝病毒就已经检测不到了;

服药第3个月后,经过检测,丙肝病毒依然是转阴状态。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我相信,我将彻底与丙肝绝缘了,我决定做一个快乐的艾滋病人,该吃吃,该喝喝,现在我已经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丝毫不像一个艾滋病人,既然命运无法改变,我就选择坦然接受,乐观面对~

艾滋病合并丙肝怎么治?

久病成医,2点小建议送给丙友

1.丙肝病毒复制越到后期越疯狂,早治疗早安心;

2.并不是所有丙肝患者都使用索菲加达卡就能治好,按照欧洲肝病学会及美国肝病学会发布的指导,不同的基因分型会用不同的药,而且同一种基因分型由于各人检查指标的不同,用药也可能有区别。

所以如果一个“药贩子”在没有任何医学依据的情况下就向患者随意推荐治疗方案并兜售吉二代或者索菲加卡达,对患者来说是有莫大风险的。

更多资讯关注微信公众号:quanqiuhaoyao-360

835赞
分享到
标签:
丙肝艾滋病
为你推荐
猜你需要

App首单立送10元

药真 药全 药实惠

立即领取